Hackpads are smart collaborative documents. .

Bear PoPo

1163 days ago
Unfiled. Edited by Simon Pai , Superbil , Kin Lo , venev , Bear PoPo 1163 days ago
chihao y
  • Data aggregator to the movement
Bear P
  • 朋友在場內說,現場網路無法使用,可能人太多影響3G。不知是否可能支援網路連線設備?他說設備可以傳進去。沃草目前人力不足,無法處理
 
Video Live: 反服貿之夜攻佔立法院(場內)
臉書上關於反服貿之夜的討論 http://link.que.tw/linkid.php?linkid=1129763
(最新訊息在最上面,請用實際時間戳記,歡迎大家聽現場轉播打文字轉播
 
Superbil 01:15 林保華談話。
 
01:09 [場內] 主持人請大家休息片刻。
01:05 [場內] 金融從業人員,下班直接到現場。雖然服貿對金融業有利,但對身旁其他人不利。我們能為了自己有利,犧牲身旁的人嗎?(眾聲說不)
01:00 [場內] 學生請大家找一位夥伴,跟他聊天認識。如果是自己一個人進來的,請在這個時候與人建立關係。等一下如果要被警察抬,身體放軟,與夥伴一起行動。
00:04 黃國昌:歡迎所有朝野立委對話,清楚做出承諾。承諾很簡單:會議無效,實質審查。
 
 
Simon P ==== 3/18 → 3/19 ====
 
375 days ago
張維元 目標:PM 2.5, 風場, 內差
 
環保署視覺化的系統問題:
  • 只針對 PSI(多種量測的組合,1989)沒有針對PM2.5
  • 數值是移動平均,會有誤差
  • 監測站分佈稀疏
 
soappp 民間的PM2.5監控系統:
 
soappp 風場資料 from NCEP
擷取的資料:風向資料與地形高度
陳必晟 檔案.grib2
 
Stationary Markov chain計算風場帶動污染物到臨近空間的機率
繪圖用webGL 方法(volume rendering  
Yi-Cheng S 系統分為三部分: grib2檔 PM2.5粒子 空間(台灣島)
Scientific visualization硬要說的話跟空間上比較有關係,雖然都是視覺化。
Billboard根據使用者的視角,方向(風向?)會跟著做改變
 
同時考慮化學作用與物理作用下的空汙監測
 
 
中央大學鄭老師有一公里解析度的即時風場資料
 
 
Li-Ting H
  • 社區科學與健康的環境 / Community science for healthy environments
 
Yu-Chi C Liz:這場演說會集中在開放原始碼來做資料的蒐集跟使用,並提倡依據當地的健康需求。開源資源對於當地市民來說是很重要的。我們目前深處在大數據的時代,我們衛星圍繞著地球,但是這些大數據卻很少用來治理當地環境。例如我們孩子在後院玩的資料。如果我們認為政府解決問題的速度太慢,很不幸的我得告訴你學術運作比政府動作更慢。科學家必須花好幾年來研究探討,所以我們現在很需要去研究影響我們健康的環境污染,而這些是尚未被學術研究覆蓋到,這是我們需要做的。我接下來要講三個專案,我幫助了兩個,一個是treekit,另一個是...。
 
Treekit原本是一個公民的專案,現在已經變成公民與政府之間的合作了,這是關於都市之間的叢林與健康之間的影響。社區的民眾花很多時間照顧樹,促進健康品質。這是一個草根運動的基礎。先前有個市長想在紐約種一百萬棵樹,像是 Eva無法使用政府的資料,綠色的點是政府以為有樹的地方,但這都是錯誤的資料。但是Treekit可以標出正確的位置。我們怎麼做呢?你可以看到圖上的測量輪,這可以測出距離,比GPS更精確。過去四年來我們測量了許多樹之間的距離,這是一個草根的操作。紐約的公園樹是公園處的工作,他們也希望知道樹的位置與資料,因此政府與網路公司合作,將treekit做成一個行動網站。這並不只是群眾外包的計畫,長期來說更讓公民自己照顧樹,在2015年的時候,有數以千計的人記錄了紐約樹的位置,並顯示樹木的資料與維護活動,還有公民自己發起保養樹木的活動也都有在這個系統上紀錄,接下來是不太一樣的。我要用三個頭影片來說,我自己本身並無參與此活動,這在尼加拉瓜附近(BUCKET BRIGADE),許多人因為空污的原因生病了,許多人懷疑是附近的工廠原因。紅衣服的女性Jackie James-Creedon當時身體不舒服,跟全球社區監控者投訴。這組織設計了很多桶子可以監測空氣,裡面有一個袋子。可以做真空汲取外部空氣樣本,再將空氣樣本送回去州政府環保署檢驗,發現此區有很高的有害物質(苯),這數據往上通報後開始注意這邊的空氣品質,後來這個公司201ˋ4年定罪,2015年再上訴也敗訴,此公司被處以高額罰緩,被用於此區的空氣防制上面。這是美國空氣清淨法第二大勝訴,公民自己發起的上訴。
 
最後公共實驗室Public Lab,這是我自己發起的實驗。讓環境變得更好。今天有人去參與氣球活動嗎?就像我們圖上所看到的,我們用便宜的照相機跟長長的線、風箏或氣球,就可以拍自己的空拍圖,並整合成地圖。地圖可以整合成同樣的模式,讓大家來用。這樣市民就可以參與活動,而不只是抱怨而已。對於公開街道的熱誠來說,可以直接將此圖上傳到OPEN STREET的網站。
 
這張圖片讓煤礦公司受罰,他沒辦法從同一個衛星得到這張照片。被罰鍰的其中一個條件是污染持續發生,透過風箏將圖片拍攝之後,我們看到尖尖的煤礦堆,並將公司之以法。
 
接下來我們有開源社群,這些人會協助當地居民處理資料或獲得資料,這組織的結合是草根運動的建置,此外我們也是經常性的網路社群,我們不止拍攝油污的照片,我們也會測試檢體,我們利用簡單的原則來檢測所知道的環境素質。一個簡單的觀察是,石油在陽光下發光,不同的油有不同的發光效果。這是根據實務經驗,可建立簡單的工具雷射,因此我們做了光譜儀及相機。因為我們是開源的方式,因此每次有人貢獻某些東西,我們都會將研究的連結或網址印製在盒子上面具體化。這是我們所做的油污測試工具組,各種不同的油會寄給世界上所有的人並附上實驗結果。我們會用那些實驗器具測試不同的油,我們進行不同規模的實驗。兩年前我做的工作坊,我們做了光譜儀,在此之後我們啟發了很多人去關懷食物安全這一塊,包括台灣。其他國家也測試了食物品質,來看食物當中有多少含量是橄欖油。我們希望有更多人來做這件事情。許多人也會辨識環境中不同油污油脂,像這是地溝油。
 
最後是我演講最後部分,我們是全球社群,但主要是英文、葡萄牙及西班牙西方為主的國家;最近我們增加了一些華語的朋友。今天早上有人參加升上氣球的活動嗎?Kevin要聊聊這張照片嗎?他做的這件事很棒,他會開無人航拍機,並用此拍了油污滲透的問題。這是今天早上油污滲漏的狀況。2016年一月我跟shane一起出遊,一起去探索受污染水源的問題,此水源問題鄰近一個藥廠。我們做了很多實驗,包括飛風箏拍照,但那天風速太低。所隔天我們帶氫氣球並戴上空拍相機。我們就可以慢慢看到平地無法看到的地方。這空拍圖可以看到有魚貨死掉的地方,也看到附近工廠有污水儲存區。氣球愈來愈往上飛,我們看到綠色水田旁,污水處理廠跟污水處理區有黑色的水槽,且沒有看到他在運作。氣球繼續往上飛看到整個工廠運作的狀況。最後這些照片可以讓對環境議題關心的人們,可以用來提倡乾淨水的活動。
 
最後兩個投影片我想要邀請大家繼續參與這個對話。我們想問大家怎樣的資料是可以呈現於法庭使用的?在6月6日我們會有google hangout的活動,如果你是夜貓子的話可以加入我們,你們可以看投影片上的網址。接下來我想要邀請大家來參與publiclab.org或許你可以在上面問一些問題,很多人應該會很感興趣。這個QR code是微信的。我喜歡微信因為這有翻譯功能,我也會在上面參與討論。
 
問:您所做的事情是很成功的可以作為呈堂證供。你再將這些資料呈現給法院時有遇到什麼問題呢? 
答:我介紹給大家的計畫是七八年前的,中間經過很多累積,才有今天的報告,具體的空氣與拍照資料才有具體的法律價值。我們會有環保的律師加入我們的團隊,你可以擁有許多學校的博士學位,但主要是律師對於此資料所說的話。科學家在法庭上不太有說話份量。所謂體制內的研究跟法律根本無法同拍。所以公民應該要來做這塊來讓公司負責,希望你可以一起加入我們解決問題。
 
問:最後的部分有一些中國當地運動份子的活動,我之前在中國工作,很難說服他們來參加活動,因為這是敏感的活動。而且可能會關係到企業的利益問題。根據你的想法,且你們有微信的帳號,你有什麼想法呢?在中國跟哪些社群合作?
答:很榮幸跟中國當地的環保運動人士合作,我們是一個全球性的社群,有一些當地的專家是在中國,他們在當地的社群當中看看四周有沒有一些可以用的點子。社群可以是全球的,我們可以加速知識的,但我們沒有辦法解決當地的問題。就像為什麼我們的 Logo 是靴子,因為靴子是站在地上的,沒有人可以代替當地人解決在地的問題。對當地的人來說,他們可以採集當地的資料。
 
問:你可以多分享一些例子嗎?關於跟政府機關合作的例子?你有質疑關於體制下的研究,是否有方法能夠解決這問題?
答:體制內的科學家有在我們團隊做研究,體制內科學家加入我們是重要的。他們有自己的專業,可以幫當地的居民研發出他們自己的實驗或讓他們自己瞭解當地的狀況。或在什麼狀況下用低廉的價格做實驗。我們有一個詞叫做「公民科學」。公民科學就是參與式的科學,我們會自己問問題,不同專業的人都會貢獻,這是非常多樣化的社群。我們不常跟政府合作。我們計畫有很多協作者,這些協作者都是很有耐心的。我很少去跟政府部門開會。
 
 
  • 綠盟兩岸環境資料透明與再應用專案 / Environment data transparency for cross-strait applications
 
Ann H 洪申翰
Yu-Chi C 大家好我是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洪申翰,等等會由我跟我同事曾宏文來跟大家做報告和討論,我們的題目是兩岸環境資料透明與在應用專案。
 
Ann H 一開始會構思這個計畫有幾個原因,台灣接下來會面對很多框境的貿易,這二十年我們就不斷在經歷這些事情。這張圖顯示跟中國的貿易程度越來越高,不細講這個變化,兩岸之間跨境生產網絡成形產業界朋友非常熟悉,珠三角、蘇州、北台灣,跨境整合也引發了台灣社會滿大的焦慮,這照片是太陽花佔領立法院的照片,當時這個運動出來後也讓綠盟開始思考從環境組織角度該如何思考?包括這種經濟貿易整合下的環境問題,或更大的結構性問題。
 
所以我們開始關注一個主題,叫做「污染轉移」不會很難理解,透過供應鏈移動,過去二十年有非常多原本在台灣的生產企業、製造業轉移到中國大陸,生產轉移帶動的是污染行為的轉移,跟過去十五二十年相比,台灣沒有那麼多製造業,好像移過去了,看起來比較乾淨,實際上的污染都轉移到另一個地方去,這是環境運動很大的難題。
 
左邊例子,六輕本來要在宜蘭設置,因為宜蘭在地民間網絡和陳定南把六輕趕出去,最後到雲林麥寮。若從宜蘭角度看起來是環運勝利,成功阻止很大的污染物,可是從全台灣角度來看,這是環運的勝利嘛?好像比較難講,特別是移動的地方是民間監督力量比較弱、甚至財政比較差的地方會對環境污染產業有更大依賴,可能整體排放量更大,這可能是局部區域勝利,從更大幅度來看就不一定,環運很難處理這個問題。邊大家都知道台灣有很多 IT 產業移到中國大陸後對長三角有很多污染,台資產業 hTC Apple 有很多污染。
 
這是很多人知道的台塑在越南沿海造成大規模魚群死亡,發起兩起以上遊行抗爭在越南河內,鋼鐵和捕魚發展中選一個,這是台塑幹部講的,還在看這個污染是否的來自台塑,但因為聲名狼籍很直
觀就覺得是他。
 
作為一個台灣的環境組織,我們可以怎麼突破這個挑戰和困境?
 
就一個概念上來說生產資本會移出去,會不會移回來?其實也會,就像鮭魚返鄉也會移回來,當今天只有生產資本有能力做這樣移動,在地組織若把眼光放在島內邊界,有可能造成一個效果是資本只能移動,當要移回來時跟台灣政府開始問,中國大陸沿海省份給我優惠,台灣政府要給我什麼優惠?哪些可以更鬆可以讓我回台灣投資?意思是當只有資本有條件移動時,還是凝固附著在當地時,大家會向下競爭,特別我們對環境污染的管制,這是我們不樂見的。
 
很多台資企業去投資遇到的狀況是總公司在台灣,要制衡抗議要改善污染行為他不理,我們也聽到一些是兩岸關係,要要求台資企業改善時,中國大陸會說不要破壞兩岸和諧。
 
這邊是我們開始思考工作目標,想要以環境與污染資訊概念進一步開始建構這個計畫,第一個希望推動環境資訊公開,打造環境監督網絡,這個資料利用不是綠盟而已,而是環團可以一起加入。希望我們可以扮演這個角色,讓各地環境組織可以更有籌碼,兩三年前運動籌碼是身體,你不聽我就佔領你,資料有沒有可能是下一波籌碼?這是我們思考的。第二個協同機制,特別是跨境網絡。
 
大家需要什麼資料可以跨境資訊?跨境移動趨勢鮭魚返鄉是很明顯的,這狀況在兩岸社會造成影響,政府也強化open data這部分。
 
期間也認識綠色選擇聯盟,公眾環境研究中心的馬軍 ,做很重要的是大規模統一收集企業監管資料,目前累積二十幾萬、三十萬的資訊
 這資料主要來自環保部門資訊公開,也就是來自官方資訊,這樣應用比較安全
 
他們特色比較多要求品牌,大型品牌是重要茲點,NGO公眾媒體透過對於品牌施壓倒逼回去供應鏈改變環境行為,供應鏈擔心品牌抽乾,所以像apple、非常多品牌開始「互動」的對象。
 
其中很重要的是在這邊,設定一個遊戲規則,台灣很常揭露之後後果不知道,但他們設定了第三方審核機制,有列入的企業或污染源必須透過綠色選擇聯盟的第三分審核機制,確認整改完成才拿掉,只要供應鏈在網路上有資料就要付出相應的社會責任,這帶來很大的效果。
 
這照片是我們有到當地昆山企業的鼎新電子,是做電路板的企業,旁邊河的污染狀況讓那個村便成癌症村,當時我們看到這個情景,居民說「你們可不可以管好你們的台資企業?」聽完之後覺得我們的責任滿重的。
 
透過品牌倒逼供應鏈,這是蘇州富士康,他本來很牛逼不太理你,但apple回去要求整改,就投入一兩億人民幣做這個工作。等於建立一套遊戲規則,逼的品牌要進來這個遊戲規則玩,去年狀況是一年促成將近七十個污染案件的整改,影響力是很大的。
 
幾個工作策略,要推動台灣環境資訊資料更全面與系統的開放;民間環境與污染資料庫建置,發展民間環境資訊運用機制,跨境資料協同。
 
去年開始大動作行動是要求環保署、各地環保局公布,優先資料是水污空汙排放源,比如即時資料要公佈,中國大陸重點企業已經在公布這個資料了,對一般公民監督起很大效果,門檻大幅降低。再來是藉由污染裁處的記錄,目前只看得到違反法律,不知道違規事實,希望推動這部分公開。
 
下一個部分請虹文
Ann H
  • 請其他夥伴接手~~
Yu-Chi C
  • 我可以但網路有lag
Ann H
  • 這邊網路也會斷其實QQ
 
曾虹文
...
376 days ago
S C Codenamu - "code tree" in korean, initiated by CC-kr
 
Yiling C Developer communities + data visualization + research
 
S C why we started these civic tech projects
a project started by Green Party in Korea, we tried to download by failed, because "downloads are limited to a maximum of 100"
 
0, 1, 0, number of developer in the three largest civic organization in Korea
Guest 0 - Legal, Administratic, Judicial, Power Monitoring
1 - Non-profit Investigative Jurnalism Center
0 - Environment Monitoring
 
S C so we decided to support them, to help them, e.g. in writing code and reading data
 
Bear P Much interest in data: less capacity
 
S C 0 the number of open data portal maintained by civic sector. civic organizations do not share data with other organizations
So we're starting a project to build data containers
"CodeNamu read data"
 
 
  1. collect data, put in container, for others to use in their own campaign (we collaborate with other developers, e.g. Code for Seoul, Open Knowledge Korea)
Yiling C
  1. story telling (projects)
  1. partnership with civic groups/media
S C
  1. Example: Officials' asset explorer (with newstapa), including data since 2006 (asset data, background histories of elected people in April 20th general election) there is a concern that the data is not correct so they only open the data between 2011 and 2016
  1. Ex:ample the Report of 19th National Assembly (using data published by PSPD) (http://www.peoplepower21.org/ ?)
  1. all attendances, visualization shows that the parliament members do not always tow the line with the party when voting
Yiling C
  1. vote results - representatives vote differently with party
  1. 19 noteworthy bills
  1. project just started: gentrification
S C
  1. communities, data should flow and be reused for purposes, so we focus on supporting communities
 
Franky X Conclusion: Code for Good, not just Good Code
 
  • Data For Social Good – 由資料驅動的公益新浪潮 / Data For Social Good – Data-driven Charity
 
stardog 建立信任, 透明互惠, 裡應外合, 很花時間
 
Yu H 高雄氣爆的緊急醫療,如何透過資料幫助急診室解決問題:緊急醫療資料動線地圖工作坊
 
區域中是否需要跟其他地區求援?救護端與醫院資料同步
  1. 希望能同步顯示醫院床數、ICU、心導管室狀態
Weoi L
  1. 在未實現資訊整合之前,消防人員是透過打電話方式了解以上資訊
stardog
  1. 患者的急救史
 
KAMERA資料挑戰賽: 2013年的急診營運資料來預測2014的急診排班,前四名皆非醫療領域的人
 
Bear P 裡應外合的時機點:花了二年 cook,把挑戰賽的結果和之前的閉門會議,反饋回去醫療體
 
Yu H 資料英雄:
Bear P
  1. 公益加值資料工作坊(NGO+資料人)相關活動紀錄:http://bit.ly/1XqeA2b
Yu H
  1. 領域合作門檻高,舉辦數場煽風點火
  1. 收集八個提案
  1. 雙連視障:幫助視障朋友做教育訓練得以謀生,到醫院按摩小站排班。
stardog
  1. 問題:有些按摩師收入不穩定
Xia Z
  1. 成果:半自動化的班表,跨界合作的方式,透過大數據分析發現可能特定時間、特定師傅的收入比較高,讓班表安排可以更幫助按摩師的收入。
stardog
  1. 感想:不只解決問題, 還看到以前不知道的問題
Weoi L
  1. 訊協會
stardog
  1. 問題: 農地重金屬污染
  1. 成果: 用資料講證據, 讓政府可以依此討論農業政策
Yu H
  1. 下一步:組織不知道如何接續,內部人員並沒有相關火力
Wendy H
  1. 短期黑客松真的解決不了這一些問題,很可惜,所以我們必須要再往下做,只有工作坊不夠。
  1. D4SG fellowship: 透過長期專案的方式,fellowship是結合公益與實務,只有短期的黑客松實驗,透過可能一個月、三個月、半年長期的合作,這是一個解決方案。甚至在NPO做完可以被複製到其他地方去的。
stardog
  • role: NPO, fellow, 媒合者(媒合學生跟NPO
Wendy H
  • 雙連視障的下一步:一個是把我剛剛說的雙連排班的問題更深,我們做了更深的排班管理系統,是什麼樣的系統?因為在講?,而且隨著改變,你可能原來的策略會失效果,所以這一群做了一個東西,幫他做了一個不僅僅是看起來像是dashboard,其實是可以有自由度看起來是資料探索系統,並且有一點自然語言的味道。比如說今天雙連執行長在仁愛醫院服務過的按摩師在這一個月份的收入狀況。他用的不是托拉式的操作,用這樣的方式我們縮短了非營利的差別,而且…。我原本沒有想到會做成這一件事,因為他們做出來的東西專業的術語叫做「統計的繪圖語言」,這一件事我覺得這些英雄們出生太晚了,有一位大Hadley Wickham在2005年的博士論文。我覺得這一件事真的很美妙,因為透過英雄的合作,他們出現了火花。
  • 環境資訊協會的下一步:普查數據有一個重金屬的指標,環保署有對臺灣各個地方做一些重金屬污染,但這二份其實並沒有完全match,意思就土壤的污染素質很高,有可能無法列管,但有一些地方無法被管理到,所以環資想要做的事是看這二份數據在臺灣哪一些地方有這樣的真空地帶。這樣的內容其實他們慢慢做了一個多月,這樣的成果其實我也不好意思在這邊全部曝光,我只講一件事,臺灣重金屬污染最嚴重的地方是三個地方,桃園、台中彰化,還有高雄,他們的成果會在6月3日…資料英雄計畫的說明會(http://d4sg.org/fellowship),這個說明會很歡迎大家來參加,
 
一方面會有跟剛剛兩組的資料英雄來跟大家說明這樣的成果如何跟NPO合作及最後報告的心路歷程,我們也會同時在下一期的資料英雄計畫即將在7月份正式開始,這樣的開始時間點會是在7月1日,所以我們6月3日會有一場說明會,不管大家非營利組織或者是非政府機關可以向我們提案。如果你是有技術的朋友或者是你想要學技術,可以來報名資料fellow,歡迎大家參考下面網址,因此我們主要說明對象有二個,一個是非營利組織對象來提案、一個是資料英雄的募集。
 
稍微講一下第0期英雄的背景給大家參考,剛剛說到有資科系的學生,他們習慣寫code,不管做前後端網站,有資料統計的能力,有統計系的學生、新聞系的學生。新聞系的學生可能沒有開發或是資料分析的能力,但是他們有很敏銳的嗅覺,他們可以從資料裡面說一些故事,你可以來聽聽他們如何說故事。
 
結論:建立信任,我們做這樣的活動,其實不是所有今天要辦一場黑客松,我呼口號說我是社會企業,並不是非營利組織及誰就要來,我們陸陸續續辦了很多全臺的說明會才有這樣的成績,我們直到最近才完成第0期的D4SG Fellowship。讓很多主持人可以知道for social good,不斷丟出來讓很多資料好手丟出來,或者是讓雙連資料或非營利組織的募款資料願意提出來讓大家分享,看看如何幫助視障的朋友有一個更公平的排班機制,我們在外面做一些公益行動之外,還有各個活動內部有一個相信的資料並創造價值,以上希望大家可以來支持我們這一個行動,謝謝大家。
 
主持人:有沒有任何的問題?
 
Xia Z Q1:芝加哥大學有個data science for sg計畫,有薪資的,所以其實若去參加這個計畫可以很有錢,你們做得跟他們很像,很好奇如何funding、營運?
stardog 跟各企業申請經費
 
Wendy H Q2:有一個系統是是否可透過聲控產生圖表…第二個…非營利組織…
Weoi L 目前是透過文字輸入
 
William C Q3:我是司改會雨蒼…司改會現在資料塞了滿滿的硬碟,所以我們可以直接帶著硬碟去找你們分析嗎?
 
Wendy H 司改會的朋友你可以到我們這個網站,我們現在在募集提案,有一個很明確的組織提案,我們不非營利組織,不過我們主要服務的對象是非營利組織與政府單位,所以你可以到我們網站裡面做一個提案,門檻有一點高,但問題回答完之後,我們就會期待我們可以進入7月份正式的計畫。
 
另外剛剛雙連的,不是用聲控,目前是用文字輸入,再來是剛剛有朋友問到funding的事情,因為我今天在這個場合,其實還有一塊是funding的事,我沒有放進來,我們現在很積極跟企業去申請這個funding事情出來,其實有一些微薄的津貼出來,他們也沒有做白工。
 
Yu H 募款資料分享~
 
 
  • 從 .org 到 .g0v - 台灣NGO的網路參與與數位挑戰 / From .org to .g0v -Internet participant and digital challenge of NGO in Taiwan
 
李子鋐 我原本是環境資訊協會第一任工程師,但是三月的時候不小心變成理事長。
 
stardog 2000年開始討論如何從dot.com 變成dot.org
2016年:新的契機?
-政黨輪替: not only 政府, include立法院, 更多的社會運動人士進入政府體系
-IoT: 是否能幫助環境監測
...
375 days ago
  • Global Democracy by Yago Bermejo (photo)
  • 博物館, CC授權, 大眾文創 by 張書楠 (photo)
Theo Y     位置:R1B
 
  • Access My Info 方便我看一下自己的資料嗎? by 何明諠 Ming-Syuan Ho (photo)
  • 文化卡 & icollection by 王揮雄 (photo)
  • culture shock in data sharing? by Freyja Vandenboom
William C
Jimmy H
  • How to increase birth rate to keep our society in future? share note
Bear P
Chuan-Heng H
羅佩琪
魏子鈞
  • 台灣食物共享簡介 
 
 
375 days ago
 
李子鋐 我的中文非常不好,所以會用英文做這場演講。
 
原始碼是一種指令,用工程師寫下來做成軟體,如果跟作文一樣簡單就好了。
 
當你在在做改變的時候,你不會想要改變到原本的部分,幾十年以來原始碼就有兩個不同的版本, 所謂的分支, 就是資源管理的行動。分支不是重點,只是有這個契機存在,而是分產生後的事情。
 
 
Pei L 你可以跟新的軟體作結合,會有新的成形。當你在做軟體開發的時候,merge___會把分送回主幹之中,變成原本的一部分(?)。分支也有不同的結局, 如果分支是一樣好的的, 那麼它們就會變成兩種不同的軟體。
 
李子鋐 這是一個linux distros的樹狀圖。
Tsai M 原始碼會分支越來越遠,不會合併回去
李子鋐 也有可能會有一個分支就死了,就是原始碼不再支援。以Mambo為例,只有2013.04.16更新,最後被轉移到joomla
 
這三個路線是分支的狀況,並存,合併,死亡。
其實這並不是在講原始碼,這是在講人。
Tsai M 什麼情況像人與人會合作,什麼時候人與人會分離?
 
李子鋐 二、為什麼我要參加?
 
在座的各位都有非常多的專案跟對話,會有什麼收穫?
好的:我們可以從中獲得新的內容。這些擴展的內容可以分享給其他的人。
Flickr為例,這是可自由使用這些圖像。
 
Tsai M eq. smithsonian institution
 
zoeL 就算有預算,但管理方不知道人們對什麼有興趣
 
 
Keven L 比如說我們可以做地理資訊,讓大家上網數化城市的邊界,最後以平均的方式得到最多人的共識,最後得到的是群眾的智慧
 
Tsai M 分支可以讓我們有新的智慧,以線上遊戲來說玩家有很多人打鬥
 
李子鋐 我要以這個遊戲來舉例:
PVP為什麼玩家可以互相殘殺
PVPPVE只能攻擊NPC
有些人不喜歡PVP,因為東西會被幹走,會被打會被殺。
有些人不喜歡有些人不喜歡PVP,因為很無聊,沒有挑戰性。
 
Tsai M 只是去殺玩家的色,會很無聊
 
我們可以讓分支出來,左邊可以用 PVP 右邊可以用 ___
分支出來可以有自有的選擇
 
李子鋐 比如說,你不能強迫台灣要變成什麼樣子。
Tsai M 分支不能分成太細,六個y/n問題會有64種結局,是會讓政府去討論的。繼續太細就有 100 萬個事件,實在太多了,以 Linux 之例,反而無法凝聚共識。
 
李子鋐 最早的投票的紀錄,是荷馬史詩的木馬屠城記。
Tsai M 希臘的戰士.途中提供盔甲
這倆個人可以選擇盔甲,應該要模擬打鬥
 
Yiling C 英語「投票」,來自古希臘「球」一字投票沒有要帶來新的資訊,也不是想找到答案,而是要凝聚社群。
 
Franky X 投票的重點是hold community together
 
李子鋐 比如說2001年的時候,受到蓋達組織的攻擊(911),
Tsai M 第四架飛機聯航 93 號,飛機上的乘客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飛機變成武器而最後他們會犧牲,乘客討論如何使用武器對抗劫機者,他們投票決定是否要團結一致,就因為有參與才會有另一個,分支反而成為了一個凝聚的方式
 
李子鋐 我們常常會做出不同的決策來因應不同的環境,比如說我現在要面對的是一堆數據,可以用不花成本的方式複製這些數據,我們只需要自己複製就好,也不需要得到任何共識才能複製。我們複製出來的數據就可以重複使用,用於不同的地方。
 
 
 
但是時間金錢就沒有辦法跟數據一樣進行複製
公開採購運動在各級政府都是層出不窮。
Pei L 要如何取得這些數據?需要人民的共識,要有共識才能取得這些資訊。要取得政府的開放數據不會像時間和錢完全不可能, 但是要付出一些代價。主要的難處在於技術
 
Tsai M How can we let gorvernment manage this open data
 
李子鋐 當我們遇到沒辦法掌握的資源的時候, 當我們面對無法掌握的資源時,就會產生社會運動。這些人團結在一起的原因,不是為了私人原因,而是有共同的願景。
 
zoeL (要取得這些開放的政府數據,不是像複製錢、複製時間一樣完全不可能,但也必須要付出一些代價。主要難處在技術層級,最後一個面向,就是資訊和團結愈到一起的時候,我們常會籲政治上的稕提、技術上的問題,極端的情況裡,面對無法掌握的資源時,我們把這樣的情況稱作社會運動。社會運動本身有時就是資源的一種,這樣的資源讓我們能探測以前完全沒有經力過的是情,這些人團節,不是為了自私的原因,而是為了同樣的願景,無論如何這樣的團結讓這些人可以攜手前進。)
 
Tsai M 三、失去規則 (Rules for losing)
 
zoeL 但在這四分法當中,這幾個面向會有很多衝突,會發生一種狀況,有些人儘管窮盡努力,卻永遠都沒辦法得到他想要的東西比如說使用者經驗(UE),我們現在正在進行美國總統大選的前哨戰,有五個人想要參選,有三個是怎樣都不會投他們的,所以這100%裡面,有60%的機率是我不樂見的總統當選人,也就是我還沒有投,我就知道總統大選的結果,不是我想要的,我只能搬到加拿大變成加拿大人了(笑)。
 
李子鋐 我發現美國的選舉的方式,選舉的系統很重要,尤其是地理劃分的方式。
 
跳出來講,網路無國界(resources are no longer bonded by geography),跟一般情況不一樣。在網路的世界,最重要的是人,而不是這些代碼,是寫程式的人決定了這些樣貌。
 
再分支的情況下,有三個人走了岔路,我們沒有辦法確定誰選的比較。當你代表一個群體,你就要帶領這個群體,並且負責。
 
zoeL (口譯版本:網路世界裡,資源不一定是有辦法用地理的疆界來畫的。而且國家的疆界在網路上面也不是問題,在網路世界裡,最重要的是人,而不是網路代碼,而是寫程式的這些人決定了網路世界的樣貌,如果在分支的過程中,有三個人走了一條岔路,他們會發生什麼事?我們並不一定能夠比較這兩股分岔的人哪一群人發展得比較好,我要強調的只是,當你代表一個群體,你就得為這個群體負責,要帶這個群體到你想到的地方。)
 
網路世界是協作的世界,1990年代才開始興盛,在網路發展的歷程中,我們看到愈來愈多的問題。例如跟政府之間的交流、讓人民了解,1990年開始,有一位女士,如果在原住民的族群當中如何解決大規模的耕種的問題?他們在沒有科技、網路技術的問題如何大規模解決很複雜的問題?他寫了這本書,還被翻譯了中文
 
這本書的作者,人們在解決問題的時候,他們並不一定會感受到一個社群的重要性。
但當問題愈來愈嚴重,社群必須齊心協力才能解決問題
軟體的世界裡我們常喜歡用代碼,甚至把人也安上代碼,在網路世界裡,贏家會照顧輸家,跟真實世界不太一樣
網路世界也很自然有會員機制,不一定是為了某種特定利益關係,而是為了必要性集結在一起,只要你有相同的資源、相同的技術,很容易的就會聚集在一起(網路世界的匯流,不是因為利益,而是同值性。
 
這群人聚集在一起,自然而然地分享資源、分享技術,因為在網路的世界裡就是這麼運作的
真實世界裡,人跟人聚集在一起通常是因為親緣關係,你在意你的家人
 
Tsai M 規則 Rules 
zoeL __是一個共同意見分享的平台,在上面的使用者都有一定的權力去分享聲音,平台就變成了社群,每一個人都是平等的,每一個人都得遵守社群上面的規定,不能因為不喜歡就不遵守,只要你屬於這個社群就得遵守。
 
Tsai M 制裁 Sanctions
...

Contact Support



Please check out our How-to Guide and FAQ first to see if your question is already answered! :)

If you have a feature request, please add it to this pad. Thanks!


Log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