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ckpads are smart collaborative documents. .

chihao yo

57 days ago
Unfiled. Edited by chihao yo 57 days ago
Vdragon, V
  • 沒有 public workspace,記事無法設定完全開放編輯
chihao y
  • 無法放在iframe裡面 -> hackfoldr沒辦法用?
 
428 days ago
Unfiled. Edited by chihao yo 428 days ago
chihao y 新自由主義
 
「新自由主義」這個詞,不知道的人不知道,知道的人也很不好意思說出口,就跟資本主義一樣,再怎麼批判都好像打不死。自八〇年代,新自由主義藉由雷根及柴契爾政府的全方位政策深入人心,傳統的右派或左派標籤已失去意義,民主和極權之間的界線也被抹糊了。站在人民對面的既得利益者,他們是收編國家權力為己用的「建制派」(establishment;港譯),不僅掌控制度,掌握基礎建設,也掌控訂定公共討論角度及視野的關鍵權力(framing)。
 
二〇〇八年也許可以算是新自由主義崩盤的開始,全球各地,反建制的烽火四起。但,我們又要以什麼取代新自由主義?要怎麼把人們從「努力向上」的個體競爭心態中解放出來?在這個全球經濟政治體系裡面,人人都是共犯。這樣,要怎麼策反?
 
我們人類,根本不知道怎麼樣的社會才能讓很多人共同生活、對等尊嚴、共同繁榮。就算是現在好像四海皆準的民主共和國體系,還是有人會被徹底犧牲。開源社群在數位世界建構的體系完整、行之有年,fork & merge,共存共榮。而在物理世界這邊,工會、倡議團體、運動組織潮起潮落,新舊交替,除了傳統的階層型動員組織之外,建立新社會秩序(反秩序)的各種實驗,現在才正要開始。「共享經濟」、「社會企業」、「社會設計」、「自造者運動」、「開源硬體」、「社群實踐」、「禮物經濟」、「自主經濟體」、「地域合作經濟體」提出從溫和改革到基進革命的不同做法。一些團體因為堅持,或者因為運氣,成功創造了一個安全空間,慢慢淨化新自由主義的毒素;而另一些團體,發現社會現狀卡在理想與現實之間,讓人無法完全擺脫社會的現況:創造價值的人為了自己的利益、名聲、影響力,用商品、行銷、損人利己的方式競爭,而接受價值的人繼續作被動的消費者,追求輕鬆、快速、潮流、感官享受。
 
我們這一代,被說成是沒有夢想的一代,但我覺得沒關係。因為上一代所謂的夢想,不是做大事,就是做大官,是成就個人,忽略他人的夢想。我覺得我們這一代人的夢想,是想找到公平正義,讓越來越多人有尊嚴的活著。各種實驗正在進行,只有越來越多人有這個夢想,把一部分的自己從新自由主義那裡搶回來,新的社會才有實現的一天。因為由少數菁英建起來的新社會,也不會是我們想像中的那個美好的樣子。
 
  • 相關資料
  • 《叛道︰改變國家的基進力量》Rules for Radicals: A Pragmatic Primer for Realistic Radicals
  • 顧玉玲《讓我們從各處開始吧!》逐字稿
 
  • 授權
CC BY-SA 4.0 by chihaoyo, [list of named contributors], g0v contributors
 
70 days ago
Unfiled. Edited by chihao yo 70 days ago
ael
chihao y chihao
 
  • Questions
#1 - Can you tell us a bit about how g0v operates - your governance structure, how decisions are made, and how you communicate within your network?
 
ael: First of all, g0v does not have a "governance" structure. We consider ourselves as a community rather than an organization. Like other open source tech communities, we believe everyone is equal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mmunity. We welcome every citizen to join any projects since all our projects are all open online, including codes, documents, videos and images etc. So how does it work? Online, we throw up our projects ideas, discuss thoughts and look for collaboration in our Facebook group, our Slack group, our irc channel, our hackpad workspace and our GitHub repository. Offline, we host at least one hackathon every two months, around 120 participants each time, and also host 2 international summits to connect to the global civic tech hackers.  We are a multi-centered community, which means anyone can initiate any projects and host hackathons on any topics in any forms. We believe in openness and collaboration. Every Facebook Fanpage posts will be reviewed by the community before released. Any lecture invitation will be send to a Google group, and the lecture slides will be open licensed. 
 
chihao> This is to address this, and all the questions raised in this pad that principle #0 of the g0v community is that no one is/represents the g0v community. I personally believe that this principle is key in keeping this community open and egalitarian.
 
chihao> g0v’s “being here” for the past years and its evolution is very meaningful to me and, hopefully, the larger Taiwanese society. I think it has restored faith in people about their capacity to adapt and bring about change by empowering them to self-organize and “make things happen”.
 
#3 - Are there any challenges you have encountered since you started up, specifically around collaboration, or large-scale mobilizations?
 
chihao> People are difficult and awesome in the same time.
 
chihao> I’m working on a project called “dipSpace”. It is an open-sourced content management system for contemporary journalism.
 
68 days ago
Unfiled. Edited by chihao yo 68 days ago
  • pad.riseup.net (etherpad-lite)
 
  • Dropbox Paper
  • 作者標示:有,以底線表示,並在文件左側直接顯示作者名
  • 同時打中文:會爆炸
 
chihao y
  • 這個對話的功能也有嗎?
chihao y
  • 自問自答:沒有,對話的功能變成在文件右側的註解框了(類似Google Doc)
 
Vdragon, V
  • 好魔法少女不簽嗎?
chihao y
  • 追加:官方支援 import workspace from Hackpad
 
68 days ago
Mg L :bulb: 開放政府觀察報告 - 開放資料
  • 工作內容:
  1. review 盤點結果 (各項需兩人 review) 
  1. 開放資料平台盤點 https://goo.gl/2Z4YCb 
  1. 開放資料集盤點 https://goo.gl/vMLpYx 
  1. 開放資料背景與影響力 https://goo.gl/58PrRn 
  1. 資料上 OCF github
  1. 視覺化 (也許可以直接使用 OBD 的源碼 github)
  • 需要技能:
  • reviewer:了解/想了解 Open Data,想進一步認識資料集狀況的 "沒有人"!不需要程式技術能力。
  • 視覺化:前端工程師、設計師
  • 專案授權
LUCIEN L
Mg L
 
ipa c :bulb: 後勤中心備份
Kirby W
  • 工作內容
  • 定時備份後勤中心內容到某個 Github Repo
  •  需要技能
  • 前端工程師 (瀏覽介面設計 )
  • 設計師 ( 瀏覽介面設計 )
  • 後端工程師 ( 爬資料、整理資料 )
  • 專案授權
  • 全源碼 MIT License 授權
 
Chia-liang K :bulb: Project Hub
 
  • 工作內容
  • 增加 editor link (補完資訊)
  • 彙整 outstanding PR
  • 編修 github.com/g0v/awesome-g0v
  • 專案授權
  • 依照原 repo (g0v.tw, editor, awesome-g0v)
 
ipa c :bulb: iOS 上架 SOP (dir)
 
ipa c :bulb: OneButton 開下次大松 (ael)
Yun-Chen C
  • 需要設計師設計主圖~
  • 還有名字
  • 還有如果有程式問題需要支援
 
 
ipa c :bulb: 如何預防 hackpad 不小心 import 到 paper 的慘劇
  • 不小心被橘色 bar 引導去 import 到 paper 
 
 
71 days ago
Unfiled. Edited by 林祖儀 , chihao yo , 洪國鈞 71 days ago
chihao y 2016/02 與立法院資訊處交流直播技術
2016/05-06 立法院官方網站建議書
2016/08 開放國會松 (與立法院各黨團合作)
2016/11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網站 (與總統府、法務部合作)
 
  • 開放國會松
Q1: 什麼樣的契機發想出「開放國會松」的活動? 為什麼以「黑客松」 + 「主題論壇」的方式,分在兩個週六舉行?如何規畫「立委給問嗎?」單元?這些安排有何意義?
 
2016/2 新國會,慢慢直播、開放,與很多媒體溝通。沃草因為很早就在做直播(2013),也是被詢問的對象。直播業務是資訊處負責,立法院很主動,院長主持,資訊處和沃草交流。交流之後,覺得體制、資源多方不足,想到其他黑客進政府辦黑客松,覺得如果也能在立法院辦黑客松,也許能提供破口。
 
林祖儀 undefined 太陽花運動之後,2014年7月台灣召開「經貿國是會議」。祖儀榮幸成為全國場之青年代表,連續三天的會議,我的發言皆登上紙本媒體。當下我覺得似乎有為年輕人發聲,感到極為欣喜。但我感受到在網路上有更多迅速的討論與交鋒,淬鍊成精彩的觀點,我的發言未必比得過他人,然而那些精彩的論點並沒有機會在「國是會議」被表達。更進一步,國是會議參與者皆為資深的前輩、學者、專家,但亦成為參加會議的門檻。
 
兩年半過去,2017年1月,祖儀為「年金改革國是會議全國大會」的青年代表,再次感受到相同的問題。
 
公聽會、國是會議等,是台灣常見的政策溝通方式,然而卻有「表達時間、參與人數、公共討論、交鋒對話、擴大參與」等眾多的侷限性,並沒有達到「政府與民眾間,包含表達時間限制低、參與人數不受限、公共討論空間大、交鋒對話機制、各族群參與門檻低的政策溝通」。
 
沒有人可以代替整個族群講話。林祖儀不能代替青年族群講話、李來希不能代表所有軍公教人員講話。應該要讓每個人有講話的機會,尤其是台灣高等教育普及的現在,已經脫離半世紀前的菁英式決策的時代。
 
但是公聽會、國是會議並沒有讓全民有表達意見,只有部分人有機會,所以『民眾與政府的政策是低效率的溝通』。2014年的經貿國是會議,只有在場的參與者的意見能夠被列入行政與立法參考;2017年的年金改革國是會議全國大會,還是只有在場的參與者的意見能夠被列入行政與立法參考。
 
每一個人應該都有表達自己意見的管道!就是透過網路,以及民眾表達意見的載體。
 
回憶2015年下半年,沃草推出了《總統,給問嗎?》。讓網友上來問總統候選人問題。直至大選前,約有15萬人參與連署,超過5000題被提出,其中70題連署人破千,20多題總統候選人線上回答。《總統,給問嗎?》亦成為總統大選辯論會環節之一,有11題由總統或副總統候選人直接回答,改變了十多年來總統辯論會的形式。透過網路,讓全民有表達意見的機會,能夠表達意見,才能夠進行溝通。這也給我很大的信心。
 
2017年台灣將舉辦「司法改革國是會議」。沃草試圖讓「國是會議」有管道接受全民的意見。擬定打造一個平台,「可以讓很多網友來這個平台陳述意見、分享、討論與交鋒。最後將網站上的意見彙整交付實體國是會議」。改變國是會議的溝通形式。
 
 
透過網路來蒐集意見是簡單的點子,但要達到「溝通的效果」,有兩個實質難關。第一個是「國是會議」願意接受民眾的意見。第二個是民眾願意前來表達對「國是會議」的意見。
 
祖儀與沃草團隊從2016年六月起,打聽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籌辦單位,與總統府接洽,逐漸地多次進出總統府開會,終於與負責籌畫「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主管達成共識。以及與該辦公室成員充分溝通該理念,一起往此方向邁向。
 
11月1日下午在總統府的記者會,國安諮詢委員林峯正宣布:「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討論議題,將參考網路的討論內容。」我克服第一個難關。
 
祖儀曾經推動台灣「罷免法規」的修改,於2015年參與內政部罷免制度公聽會,會議中眾人的共識認為選罷法應該修改,而後,內政部以希望讓網路民眾也能討論為由,將法規放上國發會的「公共政策參與平台」讓大家討論,祖儀即為贊成。四個月後,祖儀出來開記者會抨擊政府不宣傳,每個討論只有不到十人表達意見,用意良善的政策溝通平台成為「線上蚊子館」。記者會後,相關的新聞引起推動罷免的割闌尾計畫社群的關注,一天之內超過5000個意見湧入。
 
這個經驗讓我體會到,好的機制不等於有人來用,需要推廣、需要社群的加持。所以我透過沃草Watchout的力量,透過粉絲頁、懶人包、問卷、去各新聞下面留言等方式,推廣「司法改革國是會議民眾意見徵集網站」。在2016年11月與12月,台灣的政治議題焦點都在一例一休、同性婚姻之際,相對生硬並且沒有時事炒熱的司法改革議題,短短兩個月有700位對司法改革的原生意見在網路中提出,並且後續引起數百筆回應與討論。
 
 
引述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的發言:為廣泛徵集民意,聽取社會大眾對於司法改革的建言,歡迎民眾透過該網站提供對於司法改革的具體意見。改革需要人民的實際參與,因此,司法改革國是會議不再只有法律專業人士的參與,將會廣泛徵集民意,接著納入政府部門、專業社群、民間社會的共同參與,才能凝聚改革方向,形成有效共識。
 
再引述國安會諮詢委員林峯正的發言:這次司改國是會議與1999年召開的全國司法國是會議有所不同。1999年的會議是法官、檢察官、律師與學者參與,一般大眾是沒有參與。這次則引進公眾的意見,「不再是純法律人的意見」,相信這些意見表達之後,對於這些專業社群的人會有一定的衝擊。並且總統府網站也設了入口,可以藉此進入留言。民眾表達意見可以透過網路、或寫信到總統府設立的「司法改革國是會議信箱」,此外,第三個途徑則是透過法律扶助基金會各地分會,透過電話預約,有律師或相關法律同仁與民眾會晤,摘錄民眾的意見,傳回總統府。
 
Q3:公民參與一直是沃草努力的方向,你們如何透過網站設計或其它機制推動更多、更深入的參與 (只需提沃草有參與的部分即可)?
 
藉由「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網站,總統府發言人與國安諮詢委員的背書,以及後續以沃草社群為基礎來推廣網站,
 
這是普羅大眾透過網路,有明確管道進行政策溝通的國是會議。打破傳統「國是會議」僅有特定族群或特定門檻才能參與的情況。並且在研擬機制的過程中,完善照顧沒有使用網路的人。針對本次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個案,與法律扶助基金會合作,讓民眾也能透過電話等方式傳達意見。
 
 
林祖儀 undefined
  • 我是祖儀,非常抱歉我遲到了
chihao y
  • mg說沒關係
林祖儀 undefined
  • 我先放一些素材上來
 
939 days ago
Unfiled. Edited by chihao yo 939 days ago
Yau-Hsien H
  • 我知道是誰,可以去問一問。算了還是正式詢問較好。
chihao y
  • 台灣吧出第二集ler~ :D
 

Contact Support



Please check out our How-to Guide and FAQ first to see if your question is already answered! :)

If you have a feature request, please add it to this pad. Thanks!


Log in